“我太忙了,實在沒空,過幾天再說吧!”1月18日,筆者再次電話預約採訪陸化療飲食輔助軍第40集團軍某機步旅旅長徐龍奎,又被婉拒,這已是第7次吃“閉門羹”。
  得知旅里正在組織系統家具冬訓,筆者決定,乾脆背起背包與徐旅長同吃、同住、同訓練一天,看看這個“大忙人”到底在忙些啥。
  讓官兵枕著“吳哥窟炸彈”睡覺
  1月18日19時,筆者頂風冒雪趕到塞外一個白雪茫茫的山窪里,幾經周折終於支票借款找到徐旅長的帳篷,可他沒在裡面,據說出去檢查工作了。
  “徐旅長膽子特別大。”旅政治部主任張雲飛說,4年前,他剛上任旅長第9天,就作出一個“蒸烤箱驚人之舉”——把彈葯從十幾公裡外的彈葯庫搬進營區,存放到官兵宿舍樓里。
  “這不等於讓官兵枕著炸彈睡覺嗎?”有人善意地提醒徐龍奎,“這太冒險,萬一齣事,可吃不了兜著走。”
  可徐龍奎的回答斬釘截鐵:“軍人手中有槍沒彈,一旦有緊急情況怎麼辦?”隨後,一箱又一箱通用彈葯搬進了新建的營彈葯室。
  這還不算,為提高戰備出動速度,他又對戰備物資儲備進行“大變革”:把平時儲存在各個庫房的指揮器材、戰鬥裝具、生活保障3類14種個人物資全部班儲化。
  再把存放在旅機關的野戰給養單元、野戰食品、戰救藥材等19種運行物資下發連隊,裝箱打包實行連儲化。從此,部隊再搞戰備拉動,出動時間大大縮短。
  說話間,徐龍奎回來了。筆者一看表,23時49分,徐旅長一身疲憊,和筆者沒嘮幾句便鼾聲如雷。
  第二天早上5時30分,筆者從床上爬起來發現徐龍奎早就起床了。通信員說,他不到5時就去檢查冬訓情況了。
  “有你們這樣練潛伏的嗎?這是八路軍糊弄共產黨!”9時10分,筆者找到徐龍奎時,他正在一個山脊處對一名連隊幹部發火。
  按照上級命令,該連在此潛伏,儘管附近的雪全被風吹走了,地上裸露的全是黑土,這個連隊的官兵還是人人披著一個白床單在“潛伏”。徐龍奎越說越火:“這要是在戰場上,你們就是敵人的活靶子,一個也剩不下!”
  聽旅里官兵說,徐龍奎喜歡一句話:“軍人就是一顆上膛的子彈,隨時準備脫膛而出。”旅政委崔海旭告訴筆者,徐旅長與旅里普通士兵一樣,每天腳蹬作戰靴,身著迷彩服,他的戰備背囊始終放在床頭,攜行物資一應俱全。每周他都會組織全旅官兵進行戰備拉動演練,四年如一日,雷打不動、風雨無阻。
  讓子彈從官兵頭頂“嗖嗖”飛
  12時31分,午飯時間已過一個小時,徐龍奎才去領了野戰自熱食品,筆者也領到一袋。
  他熟練地取出配料和餐叉,然後用水壺向食品袋內註水。野戰食品袋內的腊肉炒飯、魚香肉絲、牛肉蛋捲很快變得熱氣騰騰、香味撲鼻。
  徐龍奎一邊吃一邊對筆者說:“過去在野外就餐,怕生火暴露目標,只能吃方便面、涼鹹菜。如今有了單兵自熱食品,解決了大問題。”
  不到3分鐘,徐龍奎就狼吞虎咽地吃完了午飯,然後急匆匆鑽進了“中軍帳”。12時45分,一場難得一見的實兵實彈演練就開始了。
  茫茫雪野中,筆者在現場看到,當千餘名官兵向前衝鋒時,徐龍奎突然下令:“超越射擊”!一時間,子彈、炮彈從官兵頭頂“嗖嗖”飛過,炮彈揚起的土塊都砸到了官兵身上。
  旅作訓科科長李長春介紹,類似“同一進程、同一軸線、兵火一體”的訓法,僅去年一年,徐龍奎就組織部隊搞了七八次。
  “這種打法,搞不好就會出現群死群傷!”看完演練,一位參加該旅冬訓的軍事專家說,“不過,這樣才更貼近實戰!”徐龍奎聽後哈哈一笑:“要提高部隊的整體實戰能力,不冒點風險哪行!”
  15時許,隨著一陣急促的爆炸聲,紅藍對抗演練開始了。透過望遠鏡筆者盯著遠處的坦克群,突然,一枚炮彈落在坦克群旁,一臺步戰車被炸“趴窩”。
  “是真炮彈啊!”筆者詫異地張大了嘴巴。
  “別人不敢整的他敢整,他乾的都是冒險活兒。”旅宣傳科長董立鵬感嘆,“徐旅長任職3年多,旅里消耗掉了6年的彈葯和油料指標,官兵實兵實彈演練不下上百次。”
  16時50分,演練結束。徐龍奎的講評持續一個多小時,句句帶刺,刀刀見血,講的全是問題和不足,臺下官兵個個如坐針氈。
  率領部隊“死亡谷”里練“逃生”
  17時45分,徐龍奎組織部隊準備用剛剛配發的新裝備進行“破冰泛水”訓練。數噸重的步戰車一臺接一臺駛上冰面,壓得河冰裂紋四綻,筆者看得膽顫心驚,生怕重型新裝備掉進冰河裡。
  “越難啃的‘硬骨頭’,我們旅長越敢啃。”旅副參謀長李培君告訴筆者,徐旅長還乾過比這更懸的事。
  去年盛夏,有一天下暴雨,別的部隊都休息了,可徐龍奎卻決定率兵出發,帶著剛配發的新型輪式步戰車,向被稱為“死亡之谷”的遼西某地進行大穿插。
  當時,不少旅領導都勸說:“那裡環境惡劣,泥石流、洪水隨時可能發生,陡峭的山路稍不留神就會車毀人亡,這塊‘硬骨頭’可不好啃。”
  可徐龍奎卻來了倔脾氣:“只有啃下‘硬骨頭’,才能練得骨頭硬。”
  隨後幾個月里,他與數百名官兵一起,帶著新型裝備與冰雹、強降雨、山洪鬥智鬥勇,先後實兵實彈演練30餘次,消耗彈葯3萬多發,累計行程53萬公里,摸索出2800多組作戰數據,創造了換裝6個月就形成戰鬥力的奇跡。
  20時45分,天降大雪。本以為部隊可能回撤,徐龍奎卻宣佈,開始實施新裝備夜間實彈射擊課目訓練。只見一枚枚新式反坦克導彈、新式防空導彈、新式末制導炮劃破夜色,呼嘯而出。
  23時20分,全旅最後一個連隊完成夜間實彈射擊後,部隊才撤回。
  回到帳篷,累了一天也該休息了,可徐龍奎卻示意筆者先睡,他打開電腦還要寫訓練作戰體會,“這些火花和靈感,當天不及時記錄下來,第二天一忙就忘了。”他笑著解釋。
  據說這種習慣,徐龍奎從當作訓參謀至今,整整堅持了17年。正是憑藉這種鑽勁兒,他先後被總部評為“全軍優秀參謀”、“全軍愛軍精武標兵”,榮立一等功,所在旅還被總部評為“一級訓練達標單位”。  (原標題:徐旅長的一天)
創作者介紹

窗簾紗

ab00abchz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